徐伯黎
   1952年7月1日,成渝鐵路全線通車,時任鐵道部部長滕代遠親臨剪彩。成渝鐵路全部由中國自己設計、施工,材料和零件全部國產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修建的全國第一條鐵路幹線。圖為成渝鐵路建成通車紀念陶瓷碗。
  1925年11月,年僅21歲的滕代遠走上職業革命家的道路。從擔任紅一方面軍副總政委、中共中央軍委參謀長、八路軍前方總部參謀長,到新中國首任鐵道部部長、全國政協副主席,滕代遠從苗族農家娃成長為卓越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儘管身為革命功臣,又是黨和國家領導人,但他從不居功自傲。滕代遠常說:“我們是共產黨的幹部,只能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絕對沒有牟取私利的權力。”
  20世紀50年代初,時任鐵道部部長的滕代遠奔赴四川,視察寶成線鐵路建設情況。他翻山越嶺,進出隧道,細心檢查工程質量和施工安全。渴了,喝一口軍用水壺裡的涼水;餓了,和工人們一起蹲在隧道口野餐。為了節約開支,滕代遠出差都吃住在公務車上。有一位地方負責同志請他住賓館,他卻說:“我們搞鐵路的人,兩根鋼軌就是我們的崗位,我在車上睡得踏實。”
  在鐵道部,滕代遠坐的是一輛舊汽車。後來鐵道部辦公廳為部領導籌備了兩部吉斯牌小卧車,滕代遠知道後,嚴厲批評大手大腳花錢的浪費行為,並責令停辦。但其中一輛車已經進口,無法退回,只好留下。可這輛吉斯牌小卧車關在車庫一年多,滕代遠就是不坐。1953年,前蘇聯交通部長贈送他一輛小卧車,回國後,他報告周恩來總理,把車庫內的吉斯牌小卧車上交給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
  1950年9月,滕代遠的長子滕久翔因生活困難從老家來到北京探親。闊別20餘年,見到已經長大成人的大兒子,滕代遠夫婦分外高興。一天,久翔央求爸爸:“爸,你現在是鐵道部的部長,給我在北京找個工作吧?這樣,咱父子倆也好經常見面。”
  滕代遠沉思片刻後說:“按父子情分,我應該在北京為你找個事做。但我是共產黨的幹部,只能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絕沒有以職權謀私利的權力,部長更不能例外。再說,你在老家上有祖母,下又有愛人和孩子,你不能把這副擔子交給當地政府和人民啊!你應該回去。”臨行前,他還反覆叮囑久翔:“要安心在家鄉搞建設,多打糧食,為國家抗美援朝出把力。家裡有什麼苦難要自己想辦法剋服,不要打我的牌子向政府要救濟或提其他要求,給國家添麻煩。”滕代遠將自己在革命戰爭年代用過的舊衣褲及一些家什送給滕久翔,希望兒子“像戰士一樣去剋服一個又一個的困難”。久翔記住了父親的教導。
  “掌權不能謀私”。滕代遠一直這樣要求幹部,自己也嚴格實踐這一准則。他對孩子們要求非常嚴格,堅持“幹部子弟不能搞特殊”的原則。二兒子久光,是在抗日戰爭最艱苦的環境中出生的,而且寄養在老鄉家裡。全國解放以後,滕代遠一開始將久光送進一所幹部子弟學校念書。由於久光貪玩,滕代遠夫婦把久光又轉到了一所普通的學校讀書。後來,滕代遠發現久光的淘氣貪玩仍然不改,就對夫人說:“這孩子在城裡讀書,整天和幹部子弟在一塊,容易滋長特殊化的思想。我看,還是讓孩子到農村去吧!”夫人林一同意滕代遠的意見,決定把久光送到警衛秘書的老家河北唐縣山區去鍛煉。三年後,滕代遠才把久光接回北京。
  “不要靠父母,自己闖路子。”滕代遠的行政級別是4級,夫人林一是10級,家裡並不缺錢,可他從不給兒子們零花錢。上學時孩子們的學習用品一律要到父母那裡去報銷,不能留“私房錢”。因家裡全是男孩子,所以哥哥的衣服就像接力棒一樣傳給弟弟們。滕代遠從來不吸煙,也很少喝酒,他要求幾個小孩不要抽煙。在離職休息的幾年裡,他還在院子里種了許多樹木和蔬菜,帶著幾個兒子一塊鋤草、澆水,他還常常教育孩子們要“走好自己人生路”。
  1973年8月,滕久翔到北京看望病情日趨嚴重的父親。見父親每餐還要吃一個窩窩頭,心疼地勸道:“爸,這東西是粗雜糧做的,吃了不容易消化,等您病好後再吃不遲。”滕代遠卻執意地說:“我從1960年開始,已經吃了10多年了。”老人還語重心長地告訴久翔:“今天共產黨的官,是為人民服務的,是人民的勤務員,要關心群眾,體貼群眾,不能只顧自己,要時時不忘舊社會的苦,才知今天新社會的甜。今天的幸福是來之不易的,你應該好好工作,為黨和人民多作貢獻。”  (原標題:滕代遠:掌權不能謀私)
創作者介紹

台灣之旅

xi93xiho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