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李劍平《中國青年報》(2014年12月18日03版)
  在全國2491所普通高等學校中,合肥學院等地方高校以前名不見經傳。不過,截至目前已接受270多批次、2800餘人組團考察學習,成為我國應用型本科高校辦學的高地。教育部已先後兩次派出調研組赴皖調研高等教育改革情況,國家批准安徽為省級統籌教育綜合改革試點。
  作為中部地區一個人口大省,安徽在全國範圍內受到如此高的關註,讓人們回憶起30多年前,由鳳陽縣小崗村拉開的中國農村土地聯產承包的改革序幕。
  據業內人士分析說,安徽省這一次高教改革之所以受到高度關註,是因為國內高等教育大眾化以後,伴隨著高等教育規模急劇擴張的同時,優質高等教育資源不足與人民群眾對優質高等教育強烈需求之間的矛盾正在疊加;政府傳統管理思路、模式與手段同高等教育改革發展不適應的矛盾變得突出,迫切需要找到改革的突破口與發展路徑。
  破解擴招後教育難題安徽率先取得階段性重要成果
  據安徽省教育廳統計,1998年全省28所高校中,有三分之二為師範類院校,工科類院校極少。到了2014年,全省普通高校數達到107所,高校數量位居全國第五位。
  “在實現高等教育大眾化後,安徽與其他省份一樣面臨著一系列的矛盾急需解決。”安徽省委、省委教育工委的調研報告說。
  安徽省副省長謝廣祥則列出了省內高等教育改革發展面臨的艱巨任務:一是省內高水平大學、特色優勢學科以及國家級重點學科、重點實驗室等國家級平臺較少;二是高等教育服務、支撐、引領能力不足與建設經濟、文化、生態強省需求有較大差距;三是高校內部治理能力相對較弱。
  最典型的例子是,到2008年,亳州、宣城兩地尚無本科高校,不利於全省各地市的區域協調發展。而自2008年以來全省共停辦、停招1497個專業點,新增1323個專業點,其中應用型專業在70%以上。不過,該省高校的專業點對應第一、第二、第三產業的比例分別是2%、22%、76%,結構仍不盡合理。
  一段時期以來,由於對高等教育及其發展規律缺乏科學和客觀的認識,導致我國高等教育的定位存在“偏心”、模糊和狹窄等問題。安徽省的調研報告指出,要麼把高教定位為純教育行為,要麼定位於純科研和開發過程,要麼作為拉動經濟增長的產業,極不利於高等教育的健康、可持續發展。
  安徽省教育廳也表示,面對全省100多所高校,類型、層次各不相同,用一個模式、一種方法、一項標準來管理,不符合實際也很難達到理想的效果。2008年以來按照省委、省政府建設“高等教育強省”的戰略部署,對省內高校開始重新定位與分類管理、指導,並要求破除精英教育思維而立大眾化教育意識,破除計劃經濟思維而立市場經濟意識,破除封閉思維立開放意識,破除習慣思維立創新意識等。
  首先是建設若干所地方特色高水平大學,主要以安徽大學、安徽師範大學、安徽農業大學、安徽醫科大學等為主體,通過省級政府與教育部等中央有關部委共建等方式,建設一批有國際水平和影響的重點本科專業、學科,培養學術型研究生和創新型、複合型人才。
  其次是建設一批地方應用型本科高校,主要以合肥學院、皖西學院、黃山學院等為載體,其專業、師資、課程均按應用型人才培養目標進行共建共享,積極發展省域經濟社會發展急需的學科、專業,培養專業學位研究生和應用型人才為主。
  第三是建設一批培養高端技能型人才的高校,主要以國家級示範(骨幹)高職、省級示範高職以及其他高職高專為主體,以實習、實訓、實驗基地為主要建設內容,加強專業帶頭人建設,培養高端技能型人才。
  安徽省教育廳副廳長李和平曾在全省高校教學工作會議上透露,對省內高校的頂層設計主要破解高等教育大眾化以來出現的類型繁多、體系混亂、結構複雜、求大求全、重疊發展等矛盾問題。
  6年來,在破解高等教育大眾化背景下高等學校趨同發展與經濟社會發展多樣化需求之間的矛盾中,安徽省排除阻力、剋服困難,對不同類型高校的專業建設、教師發展、人才培養、高校合作聯盟等進行建設和一體化保障,組織實施了高等教育振興計劃、質量工程與支持本科高校發展能力提升計劃等一大批項目。
  據今年第46期《教育部簡報》說,近兩年安徽省普通高校畢業生初次就業率分別為89.63%、88.71%,均超過全國平均水平11個百分點,初步構建了地方高等教育發展新模式。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張大良認為,安徽省著力推進高校分類發展、內涵建設、整體提升、各具特色、爭創一流的改革行動,主動適應和全面支撐安徽省經濟社會發展需求,取得了階段性成果,積累了可供其他地區和高校學習借鑒的成功經驗和成果。
  同時,張大良也希望,安徽省的成功經驗和有效做法堅持、堅持再堅持,輻射並帶動長三角、珠三角、環渤海地區、東北地區以及中西部地方高等教育的改革發展。
  高教改革既要發揮“小崗村”效應更要實現“華西村”境界
  有人說,“安徽省往往起個大早,趕個晚集,只出經驗不出成果”。該省教育廳回應:絕不允許這種現象在高等教育領域再次出現。安徽省教育廳廳長程藝在今年全省應用型高校聯盟年會上也明確提出,高教改革要堅決剋服教條主義、形式主義與保守主義。
  程藝用3個例子說明高等教育有規律,但不能教條:我們講到教育改革,講著、講著就會碰到這樣那樣的障礙,這也不敢動那也不敢搞,除了管理方面的原因,有沒有在辦學思想上的教條和僵化?有些人說我們學院要改大學,我不反對。問題是你能不能在應用型本科建設與應用型人才培養方面搶占先機,乾出更大的成績來。
  以專業為例,在英語中叫“major”,含義是主修的專業,既然是主修就一定有輔修。那麼,地方應用型本科高校在這方面膽子要大一點,思想再解放一點,一方面把專業選擇放開,另一方面開設更多的輔修專業,讓學生真正做到“我的專業我做主”。
  大學中每個專業都有一個教學大綱,地方本科高校機械照搬國家重點大學的大綱、教材,看似高大上其實是教條的表現,不但達不到國家重點大學的水平,而且也與應用型人才培養方向相違背,必須把這些束縛自己的條條框框拋棄,編製一個應用型人才培養的版本。
  省級教育行政部門通過本科教學評估發現,不少高校學生的論文存在“空、散、淺”問題。地方應用型本科高校可以讓學生從大三開始謀劃畢業論文,帶著課題與問題到社會與企業中實習、實踐,不能非等到大四畢業前幾周來“閉門造車”。
  關於堅決剋服形式主義方面,程藝說,高校在國際合作、校地合作等方面,不少是簽字的時候熱熱鬧鬧,簽完字以後不了了之。試問現在有多少位大學校長,能夠把自己履職以來簽過多少合作協議講清楚;對小學期制舉行一個開幕式,領導一番講話,學生穿上統一的T恤衫,然後這看看那看看;各類聯盟一年開一次會,大家發表一些高屋建瓴的觀點,提上一大堆意見,最後屁股一拍走人。這些都是形式主義,要不得。
  現在高等教育改革進入“深水區”,糾纏於一些概念性的東西,可能什麼事也乾不成。程藝用小崗村的改革來比喻安徽高教改革面臨的形勢與壓力。鳳陽縣小崗村在全國農村土地承包制方面乾出了驚天動地的大事件,江蘇華西村在安徽後面承包土地,然後又探索鄉鎮企業和工業化發展之路,才有今天翻天覆地的變化。
  “改革沒有止境,思想沒有版權,雖然別人邁出第一步比你晚,但他緊跟著邁出第二步、第三步,就意味著你可能要落後。”程藝要求,全省高教改革要堅決剋服思想上的保守,行動上的過分謹慎,始終堅持改革創新、保持腳踏實地,勇於大膽探索。  (原標題:安徽高教改革破解擴招難題 期待“小崗村”效應)
創作者介紹

台灣之旅

xi93xiho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